one-progress

关忆北(Moonsun)

1.

文星伊很讨厌下雨,真的。其实长大了以后都还好,只是记忆里永远挥之不去学生时代的行色匆匆,那在教学楼和宿舍间来回时满身的狼狈。鞋子踩在南方瓢泼的雨水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身旁的人又在抱怨她:“呀文星伊,伞又碰到我头了!”


是了,记忆里挥之不去的还有金容仙。


她们是高中同学。那时候无论是晴是雨,总是两个人共用一把伞。文星伊负责撑伞,金容仙则挽着她的胳膊——如果是雨天,她会挽得更紧一点。伞也总是文星伊的那把,但金容仙是有伞的,只是她从来不带。文星伊问过她为什么,她总是回答说懒得。


这话文星伊是相信的。如果能够坐着金容仙绝对不会站着,两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如果因为一时犹豫要去哪间店吃东西而在路边停下,不一会儿金容仙就会把脑袋低下来靠在文星伊的肩膀上寻找支撑——虽然这在文星伊看来像是一种撒娇——还会一边哼唧说文星伊太瘦硌着她了,或者文星伊你怎么不再长高一点。


这个角度金容仙看不见文星伊,所以不知道每次她总偏过头静静看她一会儿,再耐心地继续帮她解决选择困难症的问题。文星伊似乎对吃没有很大的欲望,好像吃什么都无所谓,因为她总是跟金容仙说“你决定就好”。


外头的大雨在视线里又清晰起来。


“呀你有没有在听啊?我说的你还记不记得啊,现在都学会无视我了吗?!”


金容仙的嗓门本来就大,情绪一上来更是冲击耳膜,文星伊赶忙把手机拿开了些。


“没有啦…”文星伊正一边用肩膀和脸颊夹着电话一边跟自己的小牛皮皮鞋斗争,“咳咳,那个我怎么好像没有印象,有这种事?哎人跟人的记忆点总是不一样的嘛,这样子两个人加起来就能记住两倍的事情啦。”


“哼。”


其实刚刚金容仙说的什么她根本没听见,只听进去个开头就因为外头的雨思绪飞去了天外。


也不只是因为下雨,下雨的日子有很多,但今天有打来电话还跟她说起过去的金容仙。


“好了先不跟你说了,车来了我挂了。”金容仙干净利落地收了线。文星伊也不吃惊,那个人总是这样,等车无聊的时候就给她打电话,有时候十几秒车来了就挂了;一个人晚上坐出租车给她打电话,让司机知道万一对她做什么的话立马就会有人察觉…金容仙习惯了依赖文星伊,文星伊也乐于被她依赖。一段关系的因果总是这样,你情我愿才能相安无事。


文星伊常常在想,“你情我愿”是这世上感情色彩最深最重的词汇之一了,要不然两个人凑在一起、走过一路,凭什么呢?


文星伊是一名法语翻译,她正在一座靠海的城市出差,该去接客户了所以她准备出门。她低头看了看脚上的皮鞋,担心晚上回来时它还能不能保持这个颜色。


她拿过门边的伞走进雨里,雨点“噼里啪啦”打在伞上时,她在心里敲下的话却是,她其实没那么喜欢一个人打伞。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