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rogress

小半

2.

文星伊发现金容仙很爱笑,就是那种,你以为不会有人搭理的包袱到了她那儿也给你反馈满分reaction的人。原来文星伊只是觉得大概这就是金容仙保护自己、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说不定说白了跟她的处处与人为善并无二致,却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错愕地发现——她的笑容很真实。真实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你看着她眼睛弯弯的,就觉得心里特别柔软,似乎在她的笑容面前恶意和烦恼都无所适从,然后就忍不住也咧开嘴角笑起来。

文星伊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另一种与她截然不同的人存在,这样的人比她真诚,也比她勇敢。她想金容仙就是这样的人。

—— 分割线 ——

金容仙此前没有接触过项目实地操作方面的工作,而且她确实求知欲旺盛,因此几乎一天中闲暇的时候文星伊都要负责指导金容仙。

“组长,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

文星伊一边听着问题一边侧头看着金容仙微微皱起眉头的侧脸——笑起来好看的这个人认真起来倒也让人移不开眼呢。

为了解答金容仙的问题,文星伊自然地靠近,接手了电脑的操作。被她的气息包裹着,金容仙动了动鼻尖分辨了下,是种清爽的淡香,甚至后调有些清冷,像是…秋天。

文星伊还在认真讲解着,金容仙却扫了眼电脑屏幕又把视线挪回文星伊脸上——这个问题其实她之前已经搞明白了,可是能这样近看着文星伊的机会却不多——说到这儿,金容仙叹了口气,文星伊工作起来倒真是心无旁骛,被人这么盯着看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啧,金容仙懊恼地推了推眼镜,下一秒又安慰自己,大概也算是种可爱吧。

—— 分割线 ——

人呐,对视线都是很敏感的,文星伊知道金容仙盯着自己看,但她能怎样呢,没有反应是因为不知道怎样反应,她只能强迫自己专注于讲解,并祈祷自己没有脸红。

文星伊并不是容易害羞的人,但现在与金容仙间的距离确实让她觉得紧张。好在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她说完最后一句,连金容仙的“我明白了”都没等到,丢下一句“我手头还有个活儿先回去工作了”转身就走。

文星伊边走边咬了咬下嘴唇,其实她说完就担心自己会不会太凶了。

金容仙的“我”字堵在了喉咙,不过在市场部摸爬滚打她看人可是一把好手,从文星伊的背影看出那点慌张还是不难的,于是她了然地笑了笑稍稍提高了声音:“谢谢你啦,星伊。”不是文组长,是星伊,是对她这么耐心的文星伊。是啦,这时候突然叫名字是她故意的。

金容仙的声音是很甜的,有人说过她的声音像蜂蜜吗?文星伊分辨出这声谢谢里的一丝甜味,当下更不敢回头了——她都能想象金容仙水光流转的眼睛看着她的样子。

文星伊回到座位,下意识抬头要再看一眼金容仙,那人却像有感应似的,回眸嫣然一笑。

眼神对到了,逃不过的。

怎么说呢,文星伊一直是透过万花筒看世界的,一切人和事在她眼中折叠又散开,绚烂又虚假,但现在,镜子被打碎了,她拨开碎片,好像重新看见真实的世界。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