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rogress

面前的Dean举着拍立得,金泰妍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有点乱,她看向右边,清楚地知道不过两三个月前,郑秀妍就坐在那里,闭着右眼,这她都记得清。有时候她想,怎么没能唱一首像Beast的《Butterfly》那样的歌呢,却只是一味地告诉自己,“Never gonna look back girls”。况且《CMIYC》也不是挽留或追忆。她想起自己第一个站出来拿着印着八人头像的T-shirt拍照的那天,她很勇敢,即便勇气从小到大大多来自被迫。她不像郑秀妍,敢爱敢恨,她是懦弱的小鬼,这么多年还是。她也不是非要郑秀妍回来,但是,难免觉得惆怅。因为觉得是不该走的人,觉得应该一起走到最后才对,毕竟从一开始,从她进入SM公司正式开始唱歌的那天起,郑秀妍就在了。金泰妍叹了口气,明明是虐狗的恋爱video她的表情却很平淡,仔细去看,她眼睛里的当然是忧郁。她是幼稚的金泰妍,被迫成熟;她是胆怯的金泰妍,不得不更加退缩。她决定继续唱歌,但经历过太多,她觉得自己的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她又往右看,视线落在干燥的那片木地板上。但她觉得,郑秀妍的人生还有很多可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