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rogress

偶尔写文。

你说梦到我一直背着你到处走。我想不是世界末日来了,只是时间终于肯放我们喘息。我们曾接近拥有那样的日子,在什么都没有的少年时代。可是往回走真的很难,或者说,像以前那样继续往前走真的很难。我再怎么不想承认,我们再打几小时电话,也回不去,这讽刺太深太重太扎人。可是我真陪你淋过大雨,真陪你走过冬季夏季,真牵过你手臂,也真思念成疾。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