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rogress

关忆北(Moonsun)

4.

其实是被戳破过的。


就在上高中的时候,可能因为在人多拥挤的地方她护着金容仙的手臂太过自然;可能因为她接住跳到身上缠住她的金容仙时嘴角的弧度太甜蜜;可能因为两个人太形影不离,班里一个两个朋友开始打趣她们,问她们是不是在一起了。虽然问题总是在她们俩同时在场时提的,但文星伊从来没回答过,总是金容仙一脸无语地说她们瞎扯。


一开始文星伊还会心虚,像被人发现了费尽心思埋起的秘密,后来时间久了她也练出了厚脸皮,有时还会学着金容仙摆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她想反正也不是真的,自己干嘛要心虚。她想这当然也是一种进步。


—— 分割线 ——


金容仙和文星伊晚餐吃得很饱,两个人一致决定走一会儿路消化一下。其实工作以后虽然两个人见面不少,但像这么就只是花时间走路的情况也屈指可数。生活这么忙,我们都被焦虑推着向前走,谁有这个美国时间呢?所以忘了抬头的话有碎钻一样的星星,低头看得到悄然盛放的花,闭上眼睛风里会有恬静的味道。


金容仙没忍住在路边买了一个甜筒,然后不意外地吃到了下巴上去。文星伊看到了,默默低头从包里拿了纸巾,手臂伸过去帮她轻轻擦掉了奶油。


“嘻嘻谢谢我们星~”金容仙笑得肉肉麻麻的,文星伊稍微挪开视线,却也憋不住嘴角的笑。


对于文星伊来说,作为金容仙最好的朋友生活,显然每一个日常都是甜的;但她也清楚,作为金容仙最好的朋友生活,显然所有的贪心都会失落,显然等在后面的痛苦是无尽的——金容仙总会被另一个人拥有,而她只能笑着祝福,甚至必须是笑得最灿烂的那个。


但那又怎样?因为这样就不去感恩现在在她身边的金容仙吗?要像忽略世界上美好的星辰、微风、花和太阳那样忽略自己此刻的幸福感吗?她觉得那样没有必要,她觉得那样不对。


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不想要为难自己。


文星伊抬头看天,真是个星光闪耀的夜晚。

    
      
这座城市拥有漫长的海岸线,她们不一会儿就走到海边。步道上三三两两的人们正在散步,戴着耳机一身运动装扮的人跑着掠过她们身旁。她们在一个突出海面的观景台停下。


夜晚的人们总是感性的,和少年时认识的人一齐谈天说地让文星伊的脑袋里不停蹦出以前的记忆。她想起一件事。


“金容仙,我好久没背你了吧?”


“哎?”金容仙侧过头看文星伊,“这么突然的吗?”她笑。


金容仙是喜欢撒娇的,在心情好的时候。文星伊力气大,以前的时候,金容仙会不分场合也没有理由地让文星伊背自己——虽然你要说起来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没有理由的,但反正文星伊没问过——金容仙甚至会突然地从后头不知哪里跑过来跳到文星伊背上,而文星伊就像背后长了眼睛总能稳稳托住她。学校的走廊上有很多人来来往往,但文星伊和金容仙的眼里只有彼此。


话说回来,认识这么多年,累是累过的,吵也是吵过的,可是当金容仙安安静静趴在自己背上的时候,文星伊总恍惚地觉得那就是整个世界。


你有过这种感觉吗?文星伊知道这样描述很难让人信服,但如果你遇见过这样一个人,就一定会知道她在说什么。


所以明明得不到的忘不掉的最惶恐,明明文星伊无数次说“I'm giving up on you”,却无一例外最终都stick to her just like always.


金容仙的呼吸正打在颈侧,文星伊紧了紧手臂把她背得更往上些。


“我重吗?”金容仙问她。


“好像重了点。”文星伊装作认真。


“哎哟…”显然她被揍了。


“我这么重那你赶快放我下来,哼。”金容仙女士气得变成了金龙仙——谁都可以说她重,就是文星伊不行,尤其是正背着她的文星伊!


文星伊拍拍她的大腿,“别炸毛了,开玩笑的。”


金容仙像只被顺了毛的小猫,又趴回文星伊背上,“重你也得背着。”骄傲的鼻音。


“是,公主nim。”


写在后面:下章完结~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