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rogress

关忆北(Moonsun)

3.

其实是太幸运了,和金容仙大学毕业后都选择回到那座一起长大的城市,那么还能做彼此茶余饭后闲谈的老友,这样的日子是学生时代的文星伊就一直期盼的。因为她记得太清楚了,当她在北方的寒冬里,当她在北方的夏夜里,当她发现四周围竟然找不到一个一起去看一场电影的人,她才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迫切地需要金容仙。


文星伊不是个孤僻的人,至少表面上不是,要问起来没有人会觉得她格格不入,但她确实格格不入,这一点你挨个去问也一样会得到认同。有的人就是这样,表面的冰雪一触即融,心里的冰山却冷硬不化。她是很难打开心扉的人,是当年的金容仙一点点去撞、去撬才撞沉她的防备——所以她一直对金容仙很感激。可是没有人会再有这样的耐心和决心了,包括现在的金容仙也不会再挖空心思试图去了解另一个人。


文星伊现在正坐在机场冰凉的硬椅子上,她很少主动给金容仙打电话,但她现在确实这么做了。


金容仙应该在公司,毕竟是工作日的下午,文星伊觉得自己实在是任性了点,但一直以来她都太小心翼翼了——她为自己的任性这样找了借口。


“喂?”


“金容仙,S市的那个广场,真的有很多鸽子吗?”


“…是啊,还到处飞来飞去的,一点都不怕人。怎么了?”金容仙好脾气地回答这个无厘头的问题。


文星伊轻轻笑出来,“没什么,我在机场了,很快回去了。”


“好好好,知道了,我代表全市人民热烈欢迎你一下哈~”以文星伊对金容仙的了解来说,今天的金容仙格外有耐心。


“嗯没事了,你挂了吧。”


文星伊等到耳边传来提示金容仙已经挂断电话的“嘟嘟”声才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她只是在想,会不会金容仙在那个偌大的广场坐着的时候,有哪一只掠过她身边的鸽子向她带去了自己的想念,她看到了、听到了,然后也鬼使神差地想起她。


文星伊从没有问过金容仙有没有想自己这种肉麻的话,这不是她们间相处的风格——当然偶尔金容仙心情很好向她撒娇的时候除外。不过那一回她买了机票跑去S市,坐两个小时车去机场接她的金容仙给她的大大的拥抱她记得很清楚——她和金容仙远远地彼此看见了,她看见金容仙向她跑过来了,她站在原地笑起来了,她用手臂接住整个人挂在她身上的金容仙了——大概是这样的过程。她随时可以复述一遍,因为在之后的年月里,在空下来的某些时候,她自己也会一遍遍地想起那个情景,想起那个因为她开心得无以复加的金容仙。那让她觉得,她确实是被金容仙需要着的。


但是文星伊问过金容仙,“你就没想过我会喜欢你这种可能?”金容仙清楚她的取向,用她本人的话说她在看人这方面很有一手。


金容仙当时回答说她不是那么自信的人,自己也没多好,总不会人人都喜欢上。


文星伊哑然。她了解金容仙的敏感和脆弱,所以金容仙让文星伊评价自己的随笔时文星伊用重了词她会翻脸,但看着面前这个人这么说她还是觉得难受。因为在她的心里,金容仙是眼里盛了宇宙的人,是笑里携了春风的人,是当她被文星伊背在背上,那就是文星伊整个世界的人。


可是啊,文星伊想了想自己做的事,估计金容仙没说出口的理由是“怎么会有人能憋着喜欢甘心做这么多年的朋友啊”?


因为她了解金容仙,了解金容仙是一个心直口快憋不住话的人,喜欢的人她会大胆去追,一旦爱上了就绝不会胆怯,也不会隐藏。所以金容仙真的不爱文星伊。


可是别扭的、胆怯的文星伊想要继续陪着她,所以擅长隐藏的她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留下来。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她们以朋友的身份开始——并且文星伊想,如果能够以朋友的身份一直走到最后,她也不能不觉得被眷顾了。


在这场感情的舞台上,文星伊一直在表演如何说谎,但是没有人戳破她呀。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