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rogress

关忆北(Moonsun)

2.

写在前面:文中两个高中生的对话,包括“我是神”这一句都是我在生活中真的听到,也真的为之感动过的。特意写在前面是因为人们总是希望小说有逻辑,但生活往往比小说更离奇。

      

     
  

现在教育行业很赚钱,而文星伊所在的公司很有先见之明,因为几年前他们投建的学校就已经开始招生了。为了增加筹码,他们和加拿大的一所学院合作,开办了联名的国际学校——不谈其他,这种学校的学费绝对是数一数二贵的——换句话说,能赚很多钱的。但是当时在本地根本拿不到地,最后选了半天址把学校的位置定在了这座城市。


这次是加拿大那边的学者教授之类过来做交流,不过对方来自魁北克,讲法语,所以文星伊就被派过来当翻译了。


文星伊又一次踏进校园了。没有那种常被描写的雀跃,她只是觉得自己确实老了,但其实这种心情上大学时她就有了。那一次假期和金容仙在饮料店排队的时候,因为中学已经开学了,一群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正好三三两两地走出来。她就跟金容仙说:“你看,刚刚那几个女生虽然也没有说长得多惊艳多漂亮,最多只能算得上清秀,可是身上好像有一种…很青春的感觉,让我觉得她们真的很好看。虽然我们也才毕业不久,但是说真的,真的有这种感觉哎。”


金容仙附和着她,喟叹似地说“是啊”。


其实“老”这回事跟年龄没有多大关系。年轻是轻盈的,是想飞在空中展开翅膀,是不惧怕也不懂惧怕,可是只要见过了、失望过了,心里装了石头开始往下沉了,你的青春某种意义上就结束了。你可能很早就老了,未来只是一步一步变得更加苍老。


文星伊也想过另一种幸运的可能,也许有一个人愿意潜进深深深深的海底,顶着四面八方的阻力,解开拴在你身上的石块,带你一起回到海面。可是会有这样一个人吗?她并没有这种自信,因为和金容仙的这些年已经证明了她没有被幸运之神特别眷顾,潜意识里她自卑地想,也许她不配被谁眷顾。


她没什么好,不擅长安慰人,心里的心疼都快溢出去了嘴巴还是说不到点子上;想作为朋友给她一个拥抱却胆子小得手都不敢抬起来;大学明明可以和金容仙考去一个城市却偏偏选了另一个,活该四年里她想金容仙想得死去活来…


文星伊叹口气,她又走神了,这次是在周围嘈杂得要死的食堂。她偷眼看了看一起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校领导和来自加拿大的教授,还好及时回神了,没有人注意到她。


“啊好烦,作业好多每天都写不完,可是我想要好好睡一觉,还想要继续学吉他,还想和你周末一起去看电影吃好吃的…”


文星伊半抬起头——是旁边那一桌的孩子在说话,看样子学业上的压力不小。


那是两个女孩子,正面对面坐在一起吃饭,只见另一个女生忽然放下筷子把手搭在说话的女生的肩上,“这些都会实现的,以后一定会。你不要不信哦,因为我是神,我会都帮你办到的!”

  
文星伊想她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就像她跟金容仙。


刚刚还苦着脸的女生不禁失笑,拿手打了她一下,“什么啦,又不是小学生说什么自己是神啊。”


文星伊低下头,感觉喉咙有点哽住了。“我是神,我会都帮你办到的”这种话可笑吗?并不。我们都不是神,可是在年少的时候可能会遇到我们愿意付出所有真心去祝福她的人,是我真的希望你一切都好的真情实感,而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切忌真情实感。


她想说,年轻并不是异想天开,但年轻是敢于去付出,去信任,去交付自己也抱住对方。


文星伊摇摇头,说白了还是自己老了,别人高中生可能一句玩笑话,自己还这么当真地在这儿生出一堆感慨,说出去真不知道要给人笑话成什么样。


所以啊,她不会说出去,就像她永远也不会说出去在那样感慨的时候,关于那个人她想着的都是金容仙。


为什么?因为她了解金容仙。


她会一直努力做金容仙的好朋友。



写在后面:大家看完如果觉得还可以,请双击屏幕给我个哈特吧,这样我会比较开心哈哈哈

评论(2)

热度(34)